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京都追凶》京都 GAY吧 京都追凶娘受

更新时间:2020-01-15 00:27:23

《京都追凶》京都 GAY吧 京都追凶娘受 已完结

《京都追凶》

来源: 作者:李慕扬 分类:奇幻灵异 主角:李昶,于洋

《京都追凶》作者:李慕扬,奇幻灵异类型小说,主角:李昶,于洋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李昶和于洋说完,再次走进废墟继续勘察,直到把所有粮仓都看了个遍,除了又发现好几截白骨外,别无所获。 于洋捏着那几截白骨看了半天,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李昶和于洋说完,再次走进废墟继续勘察,直到把所有粮仓都看了个遍,除了又发现好几截白骨外,别无所获。

于洋捏着那几截白骨看了半天,突然自言自语道:“不对呀?”

李昶正站在他身旁抱臂思索,听他这么说,接口道:“怎么不对了?”

“这些骨头死亡时间相差太多了,你看这截桡骨,都酥化了,没有几百年根本不可能这样,而这半截肋骨死亡时间不会超过百年,他们是从哪里找来的年份相差如此大的骨头的?”

李昶听他这么说,蹙了蹙眉头,随即心中一个念头一闪而过,看了看地底的土,心中暗道,会不会这片储粮地以前就是一片墓地,而这些骨头就是他们掘地之时掘到的。

随即又甩甩头,当务之急是想粮食去了哪里,那些骨头还来不及考虑。

在来的路上,李昶已经发现,这块地方属于青阳腹地,想要不被人发觉而偷运粮食,便只能走地下,废墟上的虚土也证实了这个可能性,而如果走地下,地道的挖掘必然不会太短,可时值冬季,地道的挖掘必然是一个非常费力的工作,李昶不觉得他们能挖很长的地道,而且他刚才看了看地下土壤,多是以胶泥为主,这样的土地意味着不深处就会挖到水,根本不满足挖掘长地道的条件。

等等,水!李昶豁然转头,望向粮仓背后,这片粮仓和通常的粮仓一样,靠水而建,本是为了防止火灾,方便就近取水灭火,他快步走向那条河旁,只见河道宽有丈许,河面上接了薄薄的一层冰,李昶眼神锐利,直视河道,心中做出一个假设,这些地道会不会是直通河道,从而走水道而运送出去。

李昶转过身沉声道:“走。”

“去哪?”

“顺着这条河走。”

李昶想到了一个极为可能发生的情况,于洋不明就里,扫视一圈粮仓,把把那几截骨头揣入怀中,随着他走去。

李昶很着急,至少比表面上所表露出来的焦躁的多,一日扯不出幕后黑手,粮食的事就一日无法解决,那些饿肚子的可怜人就得多遭罪一日,每每想到多耗一时,城外极有可能多横尸一具,他的心就很难平静不下来。

粮仓背后的河道宽足有丈余,河面只结薄冰,依稀可看到冰下的河水,这条河并不浅,在冬季还能有这么宽和深的河流,必然不可能在城中断流,这条河十有八九会流入城外护城河,而这样的水流量,是允许粮食顺流而走的,如果不考虑被河水浸湿后粮食发霉,这就是一条绝妙的运粮线路。

李昶和于洋沿着河流一路向前走去,这条河自西向东横贯青阳,越往东走,河道越宽,冰层越薄,当李昶和于洋走了大约一里后,由于河床越来越低,河水的流速越来越快,河中已经开始出现水夹着碎冰流淌的现象。

李昶沿路边走边看,他的手里攥着一条破麻条,眼神阴鸷,这条麻条是在刚才一段河床急落的地方捡到的,挂在岸边一根突出的尖锐树根上,这是标准的装粮袋材料,他一眼就认了出来。

他们沿着这条河足足走了两里地,最终在城墙下的一个过水洞里停了下来,已经不用再走了,这里杂乱的车马印迹说明了一切。

李昶蹲下身逐条扫视那些痕迹,看了盏茶功夫,等他站起身子的时候,于洋发现他的眼神十分阴沉。

于洋问道:“可是看出了什么端倪?”

李昶神色慎重,沉声道:“这些马蹄印清一色碗口大小,有的上边竟然还有蹄铁印迹,车轮轮宽足有七寸,两轮轴距足有七尺,这些痕迹纵横交错,来此地运粮的车马不下十乘,于洋,你知道这些意味着什么么?”

不待于洋接话,李昶已经涩声开口道:“如此大的马蹄印,绝对不是普通挽马所有,这是上好的战马,朝廷马匹稀缺,没有人会豪奢到拿战马当驮粮的挽马使唤,马蹄铁自隋唐传入,如今除了背嵬军全员装备马蹄铁,剩下的大军只是零星拥有,将作监定制车乘取轮宽五寸,轴距五尺,可这里的却是轮宽七寸轴距七尺,这是驮拉军械所用的七尺乘,以往其上拉的该是八牛弩。”

说到此处他的神情变得极为沮丧,于洋不可置信道:“你是说?这是军队所为?”

李昶闭着眼点点头,接着道:“未经军中司马,私自动用军队盗粮,这等罪名,不是谁都担的起的,除了造反,我想不出别的理由。”

“来青阳的路上,我还疑惑,官家为何要让你我遇到不可解之事,需找巡防使高乐,现在看来当时密谍司多少察觉到了军方的异动,否则不会有这么一道旨意。”

于洋疑惑道:“皇帝既然知晓有人私自调动军械盗取粮饷,何不直接派兵镇压?”

李昶摇摇头,“我也不知,你我如今一切只是推测,也许密谍司只是察觉异动,尚未查到此次青阳收粮事件背后藏着军方的影子,也许缺乏确切的证据,不宜过早妄动。”

李昶看了一眼城墙外的官道,眯起了眼睛,粮食从河道运出,已经彻底浸湿,如果短时间内不处理好,存储进新的粮仓必然会毁坏,难道此人的耐心便差到了这种地步,尚等不到开春便欲起兵?

李昶回过头,见于洋正在摆弄刚才从粮仓带出来的那截断骨,眼神专注,若有所思。

“怎么?看出了什么名堂?”

于洋顿了顿道:“你可还记得在茶楼中,那个掌柜说当时粮仓起的火水泼不灭?”

李昶点了点头道:“他是这么说过,可毕竟非亲眼所见,很有有可能是口口相传,夸大其词。”

于洋摆了摆手道:“那众多粮仓一起起火呢?”

李昶一滞,他从一开始最关心的便是那些粮食的去处,至于其他的细节,很多都有意无意的忽略了,在发现粮食被运输的是水道后,便急急忙忙一路寻来,粮仓被点的原因便先放在了一旁。

见于洋似乎想到了什么,开口道:“你发现了什么便说。”

“你可听过鬼火?”

李昶皱了皱眉头,鬼火他当然听过,但那不过是民间以讹传讹的东西,他不信鬼神,自然更不会信鬼火这种东西,“你该不会告诉我,粮仓起火便是鬼火吧?”

于洋认真的点了点头,“恐怕还真是鬼火。”

李昶抿了抿嘴巴道:“于洋,城外还有很多人饿着肚子,当务之急是找出粮食去向,把谋反的火苗扼熄,我们的时间很紧现在没有工夫浪费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上。”

于洋看他一眼道:“你认为我在胡言乱语?”

李昶深吸一口气,他的心有点烦躁,“鬼火这种东西即便有也不可能人为控制吧?”

于洋扯了扯嘴角,“你错了,鬼火确实存在,也确实可以人为控制。”

他把那半截枯骨抬到李昶眼前道:“你可知这截枯骨便能产出鬼火?”

李昶愣了愣,于洋不会虽然有些任性,但向来言之有物,不会信口开河,尤其是这种当口。

于洋不理他继续道:“适才被你催着走,没来得及多想便把这两节枯骨揣在了怀中,刚才你想事想的出神,我掏出枯骨,突然想起,我爹曾和我说过一件事。”

“人和动物的骨骼在一定时间后,会自然起火,我爹曾亲眼在乱葬岗见过白骨之上悬浮着幽绿色的火焰,而且人一走还会随着人动,这是他亲眼所见,你该不会连他都信不过吧。”

李昶虽觉得此事太过匪夷所思,但自知于洋的父亲极为方正,向来一言九鼎,他所说的话莫说作假,便是夸大都不可能,当即摇了摇头。

“是不是觉得匪夷所思?我爹当时也觉得难以理解,后来他取了好几截那儿的枯骨,回药炉鼓捣了好久都没弄清楚,直到有一天,放在他药炉桌子上的白磷突然自燃,也是闪着幽绿色的火焰的时候,他忽然想到,会不会骨头和白磷有关,而结果确实如此,他在骨头中发现了白磷的存在,所谓鬼火,便是骨骼暴露放置后,内里的磷逸散出后自燃,磷火很轻,人走动间会带起很小的风,带着火苗走动,所以看起来好像会跟着人人。”

说到这里,他看看李昶,然后沉声道:“白磷可以在夏日自己烧起来,而且不畏水。”

李昶眼睛蓦地睁大,于洋的意思很明白,粮仓的火极有可能便是磷火。

于洋叹口气接着道:“你不觉得粮仓那里的灰烬太多了些么?”

李昶闭上眼想了想,懊恼的拍了拍自己脑袋。

“你本该留意到的,可你却忽略了,我知道你着急,这种焦躁的情绪可以发生在我身上,但却不能在你这里发生,城外那一对母子已经打乱了你的心境,可查案是不能着急的,咱们现在正主还一个没见,不能自乱阵脚。”

李昶捏了捏眉心,苦笑一声,于洋说的没错,自己确实太着急了,从京城出发之时就有极其不好的预感,城外那一对可怜的母子更是让自己心急如焚,这是非常不好的现象,断案一如博弈,焦躁很容易行岔踏错。

粮仓的灰烬确实太多了些,构筑粮仓只有夯土和木架,即使外围有一层芦苇编制的遮挡物,也不可能产生那么多灰烬。

精彩评论:

干娘被杀,后爹黑化,画风转的太突然了。刚从zyd坑里爬出来意图洗眼睛的我又遭受迎头痛击……相比之下还是熊莉莉的悲伤境遇总能一笔带过更让人安慰。希望每一个萌萝莉的成长都不必经历痛苦,哪怕是为王的道路。不是要公主病和玛丽苏,毕竟退到底线,爱护女性和小孩子是也生物性好不好。后续剧情要是再虐洒家就只能再回去看无缺文抚慰心灵了……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